当前位置:蓝仕堡美容健身中心科技电影院停工,广州一影城店长回乡卖荔枝自救,登上热搜
电影院停工,广州一影城店长回乡卖荔枝自救,登上热搜
2022-07-25

韦淮,海珠区宝岗大道广百新一城广州C+影城的店长,她原先预计春节档那一个月能把这家新店的经营做到500万元,谁能想到直接歇业?“失落、不开心肯定会,但总要明白,这就是现实。”如今已经在为新一年元旦档、春节档备战的韦淮,笑着说这句话,听不出诉苦的意思。

广东人爱说“马死落地行”这句话。韦淮不仅会说,而且真的会做。在影院停工的170多天里,她回到家乡茂名帮着爸爸在网上卖荔枝,卖了4000斤,还登上微博热搜。

受访者小档案

姓名:韦淮

单位:广州C+影城

职务:店长

年龄:80后

““我们对春节档的成绩预期超级高,也进了几十万的货,包括食品什么的。疫情一来直接停工。”

韦淮去年7月才到C+影城当店长,但她当时入行已经10年。“2009年大学毕业入行,刚好《阿凡达》上映,电影院行业开始腾飞。这10年中,我在院线这行各种岗位都做过,从国内知名连锁影院品牌金逸影城到后来的CGV影城。2019年4月份,觉得想调整就辞职回家休息。到了7月份,朋友问我有没兴趣接手这家新店,我就来了。”

把老城区的新影院从头做起,韦淮很乐意接受这样的挑战。几个月时间她也带领团队建立了社群,这家新影院也有了一批忠实影迷。她没料到的是更大挑战,是新冠疫情。

“我们对春节档的成绩预期超级高,也进了几十万的货,包括食品什么的。疫情一来直接停工。”

“没时间懵,懵也没用。这种事情遇到了也没办法,当时公司应对最好的地方是给出明确答复,说停就停,谈好要辞职的员工给足赔偿。说清楚情况,之前储备的几十个兼职及时停工,安排大家回去。我和正式员工们‘打扫战场’,能退的货退,同时也在社群卖货,影迷朋友们很捧场,这个过程花了大概一个月。”

韦淮(中)耐心解答顾客疑问。

““我没有太沉浸在‘等待’这件事上,2月份等、3月份等,4月份还继续等?”

停工领低薪的日子,韦淮并不想多说有多苦。她离婚了,有一个在读幼儿园的女儿,当时焦虑感越来越重,因为根本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到头。但女儿在身边,我慢慢平静下来,我家旁边是白云山,每天带她爬山,以前没时间看的书我看完了,还自学了吉他。”

工作多年的韦淮停工的日子虽然不至于没法维持生活,但“食谷种”过日子,人不踏实。

韦淮说:“我没有太沉浸在‘等待’这件事上,2月份等、3月份等,4月份还继续等?其实行业里有很多人已经主动去做一些副业了,我看到有卖酒的,包括做淘宝那种卖券的。”

韦淮想到回老家茂名,“老家有种荔枝、龙眼,我回去有水果可以卖”。

韦淮朋友圈里讲述了自己卖荔枝的经历。

她回家最大的“心理障碍”就是要面对爸爸。韦淮说她和爸爸脾气都不好,聊上几句就会吵架,父女“不和”多年了。“我爸自己开过电影院,但他非常反对我做这一行,认为我该当个老师、考个公务员,过安稳日子。我现在,工作停了收入没了,又已经离婚,这次带着女儿回家前我就想,我要克制自己,不能和爸爸吵。”

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”,韦淮说。以前在家待不到几天就和老爸吵架,然后回广州的韦淮,这次没法“翻脸走人”,她只能争取去适应一切。

从没管过家里果园的她,回家爬树、摘果,在朋友圈和微信群卖荔枝、龙眼,一开始只是随手转发,没想到朋友圈很多人来买,而且还带了更多朋友来买,影院店长回家卖荔枝就成了微博热搜,成为疫情期间影院从业者自救的一个代表事件。

“我爸是‘老广工’毕业生,他见我在微信群卖水果卖得挺好,也在他的同学群卖,他的同学遍布全国各地,一吆喝也很多人买。”

在卖水果的过程中,父女沟通越来越多。“他还是会骂我,但我都嬉皮笑脸,他有一天突然说‘韦淮,我不会再骂你了,因为你脸皮太厚’。爸爸说完,我们俩都笑了。他每天中午都会和朋友打麻将,他后来每次去打麻将都说自己是去赚钱给我花,因为我失业了,很搞笑的。”

““收到影院复工消息时,我正在果树上,当时第一反应是:龙眼还没卖完!我要赶紧促销。”

韦淮想到自己终有一天能和父亲和解,但 “疫情让这一天提前到来”。父亲甚至有点舍不得韦淮回广州,“我们现在感情可好了,整天视频。”

影院还是复工了!韦淮说:“我还有卖龙眼的,收到影院复工消息时,我正在果树上,当时第一反应是:龙眼还没卖完!我要赶紧促销。”

影院复工那天,韦淮心里是忐忑的,当时影院座位只能开放三分之一,不能卖食物。复工会亏钱,但一直不复工,就一直会亏钱,而且亏更多。

放映后,韦淮亲自监督员工消毒放映厅。

韦淮召回了10名同事,“前一两个星期撑得很辛苦,但国家也支持影院复工,片源很重要,8月《八佰》上映火了一波。国庆档又火一下,目前和去年同档期比,影院的营收算是恢复了60%~70%。”

关于今年经历的种种,韦淮始终是笑着说的,但她用一句话总结今年时,她说“特别辛苦”。但苦也推着她寻找出路,她找到卖水果这个“副业”,也找回了父女感情。

至于明年的期待,韦淮说:“爱电影,会继续把这家店做下去。但副业也不能丢。”今年虽然卖荔枝卖到上热搜,但并没赚多少钱,“因为卖得太便宜了,明年我还继续卖,但价格要涨点。”

2020感悟:

收入少了,但赚到了亲情和副业。

2021展望:

电影要做,荔枝也要卖,想想还有什么可以开拓的。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